4分钟阅读

黄金海岸自然疗法师霍莉·梅奥分享了食物对情绪调节的影响,即肠道与大脑的关系。

他们总是说,你吃什么就是什么,这是不可能更真实的!

蛋白质摄入与情绪调节:

作为情绪救星的常量营养素组是蛋白质,原因有很多。当摄入的蛋白质在体内分解成氨基酸。某些氨基酸被人体用于数百种不同的反应,但对情绪有特殊影响,有两种是最重要的;

色氨酸和情绪平衡:

色氨酸在辅助因子*的帮助下在体内转化为血清素。血清素是我们的一种神经递质,负责调节情绪以及其他事情,如睡眠、食欲控制和认知。它通常被称为我们的“快乐化学物质”之一,因为它能促进幸福感。血清素水平降低与抑郁和焦虑。

酪氨酸、苯丙氨酸和情绪平衡:

酪氨酸和苯丙氨酸是氨基酸,一旦被体内的辅助因子*转化,就会产生多巴胺。多巴胺在情绪控制、动机以及认知、记忆和学习中发挥作用。缺乏循环多巴胺已被证明会导致无法体验快乐和缺乏动力。

谷氨酰胺和情绪平衡:

谷氨酰胺是一种能在体内转化为氨基丁酸的氨基酸。GABA是机体大脑中主要的抑制性神经递质。当伽马氨基丁酸在大脑中发挥作用时,它有助于促进平静的感觉,从而降低焦虑的感觉,并有助于减少焦虑的感觉压力。

甘氨酸与情绪平衡:

另一种氨基酸甘氨酸也被证明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抑制作用,可以减轻焦虑的感觉。

血清素与肠道-肠道-大脑的关系

一个快乐健康的消化系统等于一个快乐健康的心情,但为什么呢?超过90%的血清素是由肠道细胞产生的。肠道里有数以亿计的细菌,有些是阳性的,有些不是。当消化系统内的细菌不平衡时,已经证明会显著改变血清素代谢,影响情绪和认知。焦虑与肠道内细菌平衡的改变密切相关。

帮助缓解焦虑症状的关键成分

天然的全麦卷燕麦含有抗焦虑的特性,同时也是一种极好的食物,可以支持消化系统的健康(记住快乐的肠道=快乐的心情),因为它们含有纤维,消化系统中的积极细菌可以将其作为食物来源。每天吃半杯全麦燕麦片(最好是有机的)是开始新的一天的好方法。试着在燕麦中加入奇亚籽、大麻籽、坚果或坚果黄油来增加蛋白质含量,这样你就有了双倍的心情食物来开始你的一天!

早餐食谱-隔夜燕麦

隔夜燕麦很容易做——只需要把半杯整片燕麦(不是速食燕麦——营养价值更低)和一杯坚果奶(我倾向于用Pureharvest椰奶)放在一个小容器里。我个人会加入半个柠檬汁,一些香草,一大勺切碎的椰子,一大勺大麻籽,一大勺奇亚籽和一些冷冻覆盆子来调味,味道就像柠檬芝士蛋糕一样。不客气!

这些只是食物影响情绪的许多方式中的一部分!

*辅助因子数量众多,但很多神经递质是通过镁、锌和B族维生素转化的。

如果你有情绪失衡的迹象或症状,如焦虑、抑郁、疲劳、失眠或睡眠障碍,那么回顾一下你的饮食可能是帮助你回到正轨的一个重要方面。冬青可在诊所进行自然疗法和营养咨询-如有疑问,请致电我们的联系页面

如果你想安排一次咨询,hth登录官网 都是可用的,或者如果您有任何问题,您可以致电(07)5515 0409与诊所联系。

想在会诊前了解一下霍莉吗?你可以通过拜访霍莉来了解她是如何进入自然疗法的关于页面

参考文献

  1. Babaev, O., Chatain, c.p., & Krueger-Burg, D.(2018)。杏仁核焦虑回路的抑制。实验与分子医学50(4)论文。https://doi.org/10.1038/s12276-018-0063-8
  2. Belujon, P.和Grace, A. A.(2017)。重度抑郁症中的多巴胺系统失调。国际神经精神药理学杂志20.(12), 1036 - 1046。https://doi.org/10.1093/ijnp/pyx056
  3. Clapp, M., Aurora, N., Herrera, L., Bhatia, M., Wilen, E., & Wakefield, S.(2017)。肠道微生物群对心理健康的影响:肠-脑轴。诊所及执业7(4).https://doi.org/10.4081/cp.2017.987
  4. Jenkins, t.a., Nguyen, j.c.d., Polglaze, k.e., & Bertrand, p.p.(2016)。色氨酸和血清素对情绪和认知的影响及其可能在肠-脑轴中的作用。营养物质8(1).https://doi.org/10.3390/nu8010056
  5. Juárez Olguín, H., Calderón Guzmán, D., Hernández García, E., & Barragán Mejía, G.(2016)。多巴胺在氧化应激中的作用及其功能障碍。氧化医学和细胞寿命2016https://doi.org/10.1155/2016/9730467
  6. Martin, c.r., Osadchiy, V., Kalani, A., & Mayer, E. A.(2018)。脑-肠-微生物轴。细胞和分子胃肠病学和肝病学6(2), 133 - 148。https://doi.org/10.1016/j.jcmgh.2018.04.003
  7. O 'Mahony, S. M., Clarke, G., Borre, Y. E., Dinan, T. G.和Cryan, J. F.(2015)。血清素,色氨酸代谢和脑-肠-微生物轴。行为脑研究277, 32-48。https://doi.org/10.1016/j.bbr.2014.07.027

Baidu
map